<table id="ug26k"></table>
  • <noscript id="ug26k"></noscript><td id="ug26k"></td>

    熱門搜索:明堂紅木地天泰國風雙洋紅木泰和園

    第五十八期

    明清家具研究學者張輝:黃花梨麒麟紋交椅觀感

    2018年秋季,北京保利國際拍賣公司征得黃花梨麒麟紋交椅一張,作為秋季拍品之重器。本人有幸前往觀賞,觀后有感四則。

    一、交椅的獨特魅力 

    交椅可貴,其原因有文學典故的強捍傳說,又有宋之風范的淵源,復加實物資源的稀缺。但是,它能夠讓各大藏家翹首以盼,競相追逐,其自身須有不可取代的獨特魅力。魅力何在?

    在明式家具中,交椅結構獨樹一幟,全身無任何垂直構件,上部椅圈和鵝脖雙重三彎,下部X型交叉。側面觀看,成“之” 字形。所以,全身充滿三彎形和流動的線向,婉轉婀娜。從45度的正側面觀看,尤其感到曲線的動勢和優美。

    交椅不屬于標準,相對于常規家具,似乎它的結構有不合理之處。但是,它的特質恰好在此,作為橫平豎直結構的家具的對立面出現,不守規則,避免出現直角,通過流動感和斜向設計

    完成了更豐富的空間變化。在劍走偏鋒中,構件相互支撐,在斜欹中找到平衡。交椅以獨特的角度擴展了古典家具的設計模式空間。這朵古典家具中的奇異之花,讓人聯想到國際建筑界的“女魔頭”扎哈·哈迪德的作品。

    黃花梨麒麟紋交椅,可稱是華美有加。三段靠背板上,上段雕螭龍體壽字紋,將文字與拐子螭龍紋精妙合一,看上去是壽字,又暗含著螭龍形神。

    中段的圖案最為出色動人,上方祥云朵朵,像被風吹拂,方向一致,充滿韻律感。無論抽象畫還是具象畫,畫像畫好已難,而能以韻律統轄紛雜的畫面更難。

    云下為麒麟紋,麒麟為傳說中的瑞獸,樣貌融合了龍首、馬身、馬蹄、蛇麟、牛尾。黃花梨家具中,雕麒麟者多矣,遍觀之,形象無出本椅麒麟之右者。其凜然回首,姿態矯健。怒目巨口,鬢毛飛揚。身軀如寶駒,碩長而飽滿,形神之勝令人叫絕。今日仿古家具制作如火如荼,如需麒麟之紋,當以此為首選范本。

    其下端為洞石瑞草,一朵靈芝紋反向而來,恰恰完成了一個平衡的底座構圖。

    窄窄的前梃面沿上,亦頗有構圖功力。雙螭龍間雕螭尾紋,螭尾紋下延,成為梃下端邊線,至兩端上拐,復又演變為螭尾紋,一條線腳一氣呵成,貫穿上下左右全局。

     黃花梨麒麟紋交椅

    黃花梨麒麟紋交椅


    二.如何看待交椅的完整性

    在各類椅具乃至各類明式家具中,交椅是最嬌嫩脆弱的一款,是一種最難長久保留、流傳的用具。它最易夭折,故存世稀少。其夭折之因是:

    (1)結構上缺乏橫豎支撐,自身本不堅固,所以常以鐵件、銅件加固交接處。“后腿和彎轉的部分,不論榫卯造得如何緊密,是不可能承重得好的。”(王世襄:《明式家具研究》文字篇,頁42)。

    (2)它作為經常外出攜帶的折疊家具,搬來搬去,易損易折。

    (3)這種折疊用具的居家實用性差。在后世家庭生活中,容易被閑置而失修失護。

    美國某博物館曾展覽一把交椅,并允許參觀者親身試坐。一日,一位肥胖的觀眾興致沖沖地上前一試,只聽得轟然聲響,交椅應聲破碎倒地。最后只好由技師們為其重塑金身。

    悠悠幾百年來,不知有多少個“莽漢”親近過多少交椅,并毀掉它們。這段趣事恰好說明如此易毀的家具,不可能是那么完整的。

    據了解,存世的交椅大多數都損傷過、修配過。一些交椅的修配處不是一星半點兒,而是占整器的絕大部分。更有甚者,有的在屢次的修理和將就其他老料中,已非原檔之形制。如果不是作為存量稀少的交椅,已無收藏的意義。就是說,如果換成其他類別的黃花梨家具,那么大規模的修理,其價值已衰竭殆盡。但是,交椅例外。其完整者極少,價值極高。不完整的,價值也不低。多少頂級藏家以擁有一張交椅為一生心愿。“凡事往往不得已,退而求其次。”

    對交椅來講,完整之物極為罕見,合理的修理、修配是完全正常的。但是,無論如何,明式家具遺物自然以完整為最佳之選,而完整的、基本完整的交椅更是尤為可貴,可遇不可求。

     從45度正側面觀看的黃花梨麒麟紋交椅

    從45度正側面觀看的黃花梨麒麟紋交椅


    三、明式家具高峰時期具有批量生產的能力

    這張交椅卓爾不群,或以為是鶴立雞群的孤品,但是,在故宮博物院也藏有一件形制、尺寸基本相同的黃花梨交椅。還有陜西歷史博物館,也有兩張基本相同的黃花梨交椅,即此樣式、紋樣的交椅共有四只。另外,上海博物館有一對黃花梨麒麟紋交椅,上海另有一張黃花梨螭龍紋交椅,與故宮舊藏一只黃花梨螭龍紋交椅為一對等等。

    黃花梨麒麟紋交椅靠背黃花梨麒麟紋交椅靠背

    收藏界經常有這種情況,藏家有一椅,奉若拱璧,忽一日,有人報又見一椅,同模同樣同尺寸。此時,百分之百的解釋:肯定是一對,還會有人加以附會是哥倆分家時分開的。若有不多于一堂八只之數,均可以如是解釋。

    收藏和經營古典家具的人士,大多有這類經歷,單只后來湊成一對,一對又湊成四只,人們情愿它們原是出自一家的一堂。

    但是,四張黃花梨交椅則難以解釋為出于一堂了,更也難以說是工匠走街串巷個體制作的結果。還有同類現象:

    1.原美國加州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藏有一張紫檀鼓腿羅漢床,香港洪氏也藏有一張,上海博物館也藏有一張(鐵梨下座,足彎曲度稍小)。

    2. 故宮博物院藏有黃花梨月洞式架子床,精絕超群,但在浙江私人手中也藏有一張,基本相同。

    3. 上海博物館藏黃花梨荷葉邊束腰展腿條腿,美侖美奐。基本相同者,美國波士頓博物館展有一張,佳士得紐約拍賣公司2003年9月拍賣過一張。

    此類相同的黃花梨家具難以盡考,但已可以說明,在明式家具高峰時期已具有批量生產的能力,存在著大作坊的批量生產。或者是,同一圖樣多次制作,受材料制約,構件尺寸會不盡相同。如剛好材料偏小,會出現諸如某張羅漢床的腿足就作得不那么彎曲等情況。

    這么說,最好不會傷害古家具愛好者的感情。有人認為只此一件,才是藝術品,只有孤家寡人才是真正大王。恰恰相反,鼓舞我們的結論是,如果當時沒有一批規模可觀、分工科學、管理得體、制作能力強大的廠家(作坊)作為支撐,明式家具如此輝煌的成果是難以想象的。

    任何輝煌的工藝制作,或者說任何一個創造財富的行業,在任何一個時代,它們都會有領先或超越那個時代的管理模式和組織藝術。這是我們在思考明式家具成就時,必須注意和體會的。

    明史研究界已有定論,明代以紡織業為代表的各類手工業制作,已具有近代工業化的萌芽形態,大規模、成批量的生產,代替了一家一戶的個體生產。明式家具的制作,應在此背景下進行理解。當然,當時走家竄戶的個體匠師,為戶家單獨制作家具的情況,也會同時并存。但是,他們的制作可能是簡單之物,諸如這么華美的交椅絕非個體匠人可獨立而為。況且,這里還有銅件加工的分工合作。

    明式家具完全一致的桌、椅、柜、櫥,近幾十年被人們連續發現。它們不排除一堂失群,但更多是一張圖紙下的一個生產批次,或幾個生產批次相繼生產的,相互仿制也可能存在。

    筆者應這樣看待成批量生產的問題:

    (1)作為商品,圖紙的成本必須以大量的成品來攤薄。設計匠人的價值遠遠高貴于制作的工人,這種價值落差解決的手段是設計人員的一圖,必須是加工一批批成品來對應。一張成功的圖紙不可能只生產一套或一個成品。

    (2)質量的頂峰,須建立在大量生產的基礎之上。改進、成長存在于大量家具的復制、改進過程中。其間,匠人殫思畢力,苦心經營,星星點點的漸進,最后成就各類精品。

    (3)我們可見的存世品僅是幾百年間歷經劫難后的幸運兒,九死一生。誰能想象有多少同樣的器物被歷史狂潮吞噬,誰能想象當年還有多少同樣的家具嗎?

     黃花梨麒麟紋交椅側面

    黃花梨麒麟紋交椅側面


    四. 交椅富有奢侈用品的炫耀性 

    保利拍品黃花梨麒麟紋交椅雕刻工筆重彩,以華麗為能事。華麗是許多交椅的基本傾向,如上海博物館之黃花梨麒麟紋交椅、原美國加州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之黃花梨壽螭龍壽字紋交椅,等等。它們代表了黃花梨家具的一個特征,旅游出行的用具大多奢麗雕繢,張揚著錯彩鏤金的美學風格。

    由宋至清,古畫上,有交椅圖像者,以室內使用為多,外游攜帶者少。但可折疊、方便出行是交椅的最重要特性。 它是講究人家出行旅行的坐具。至清期,它成為皇帝出行儀仗(鹵薄)中不可缺少之物。

    黃花梨家具本身帶有奢侈性,所謂“紈绔豪奢,又以椐木不足貴,凡床櫥幾桌,皆用花梨、癭木,烏木、相思木與黃楊木,及其貴巧,動費萬錢。”奢侈性與炫耀性是孿生姐妹。黃花梨家具鼎盛時期,黃花梨旅行用具把奢華侈麗的審美更加發揚光大,也更具炫示夸耀性。這種傾向在可折疊、可拆分的出行用家具上,均有體現,如可拆開的黃花梨花瓶足條桌、可折疊黃花梨地桌等。連小小的馬扎也有結構新穎的可上提木框面式樣。

    黃花梨麒麟紋交椅側面

    人之本性如此,出行外游,誰不樂意寶馬雕車、風光威武呢。這就讓黃花梨交椅在富麗堂皇的競技場上一路狂奔。黃花梨交椅是使用的座具,是觀賞的美器,更是證明主人社會地位和經濟地位的寶刀利刃。

    張輝,全聯藝術紅木家具專業委員會專家顧問、明清家具研究學者
    張輝,全聯藝術紅木家具專業委員會專家顧問、明清家具研究學者

    全聯藝術紅木家具專業委員會專家顧問、明清家具研究學者張輝,畢業于山東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,先后任職河北省博物館、河北教育出版社。1994年后,在北京多家出版社任策劃組稿編輯,并創建北京紫都苑圖書發行公司。著有《曾國藩之謎》(經濟日報出版社),整理《曾國藩全集》(中國致公出版社)、《中國通史》(中國檔案出版社)、《中國名畫全集》(京華出版社)、《古董收藏價格書系》(遠方出版社)等著作。從2000年開始,從事明清家具、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,現為三家專業藝術媒體專欄作家。將考古學、人類學、圖像學、歷史學之方法論引入家具研究。2017 年出版《明式家具圖案研究》(故宮出版社)。

    (來源:第五十八期《品牌紅木》雜志 張輝∕文)

    上一篇:2020中山紅木經銷商大會推動紅木家具市場復蘇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
    大家喜歡看的

    • 雜志推薦
    • 卷首語
    • 視點
    • 觀察
    • 業界
    • 雅學
    • 推薦品牌
    色就色 综合偷拍区,亚洲 另类 图片 制服 自拍,秋霞特色大片,日本A级作爱片,中国A级毛片